愿卿白首霜半载

佛系更文,无雷点。杂食。

【凹凸世界乙女向】异色双生花(二)

-原著走向

-ky禁止

-内含雷(交往中)/嘉(好感初生)

-洁癖党避雷

-“你”是姐姐是和嘉德罗斯有好感的人,你是与雷狮交往的人共用一个身体

-算是给两位的精神食粮(?)跟着霜总不会饿肚子,有排面(?) @山有薇蕨。  @末小椰

      “你”紧绷着身子,感觉手心都因为紧攥滋生了汗液,嘉德罗斯这才收回大罗神通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做回了原来的位置,闭目养神了。

      “你”伸出舌头润了润因为炽热的环境变得干燥的双唇,有些踌躇的向嘉德罗斯的方向挪了挪,末了还停下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发现嘉德罗斯还是如老僧入定般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未动便有大胆的挪了挪。

      没动。

      再挪挪。

      还没动。

      我挪挪挪!

      正当“你”为自己将要到达的胜利欢呼时,嘉德罗斯动了。

      他站起了身子,脊骨挺得很直仿佛把满身骄傲都扬起来扩散出去,半边白皙都掩埋在金色的围巾中,鎏金的双目紧紧锁定某个方向。

      虽说不是看“你”,但“你”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屁股没得落到实现预计的位置而是硬生生墩在了一块不小的岩石尖上。

      “哎呦!我的屁……”

      “……”

      嘉德罗斯狂傲天的气势硬生生被“你”打散,目光微转直直的盯着“你”,见“你”识趣的咽下后面的话,他方才转过去自鼻翼发出一丝冷哼。

      “卑鄙的老鼠”

      “你”尚未弄清嘉德罗斯的话便被身下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弄得左摇右晃,而嘉德罗斯早已一跃而起,黑黄相间的棍棒撞上洁色的战锤,激起的金色火花迸溅在鎏金和绛紫之中。

      跃出战势波及圈的“你”不由得瞳孔一缩。

      雷狮?!!!

      “你”觉得双腿有些发软,唇瓣轻颤看着海盗和王者的短暂“见面仪式”而又各自立于一侧岩石,海盗的眼神轻飘飘的望向了“你”,“你”稳住身子硬着头皮毫不畏惧的直接迎上。

      身体内未传来熟悉的惊叫,说明那人应该还在休息,可是这样迎上雷狮的话……

      “你”甚至可以想象自己的死相,而后想起对嘉德罗斯的说辞想着雷狮相信的可能性,但是显然雷狮不打算给“你”这个机会。

      海盗包含磁性的声音带着许不明的笑意传来,嗤笑的声音熟悉的令人发颤--即使“你”未曾和雷狮打过交道,但是通过那与自己相连人的感受也知道。

      雷狮他绝对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失败的结果也会异常可怕,到时候“你”要承担的可不止一个人的怒火了,但是“你”万万没想到雷狮他会这么直接。

      “看来倒是雷狮海盗团亏待你了,才让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找大赛第一……交流感情”

      雷狮特别加重了“大赛第一”“你”听在耳朵里,只能倔强的迎着雷狮戏谑嘲讽的眼神和嘉德罗斯炽热的审视对着雷狮重复你应付嘉德罗斯的说辞。

      “想必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雷狮大人了,我不知道您的海盗团有没有亏待我的妹妹但是至少现在看起来,您似乎并不在意她,要不然也不会认不出我们的不同”“你”学他一样特别加重了“不同”

      雷狮似乎是扬了扬眉,未等他将话说出口猛烈的金色气浪掀起层层赤红黑焦的碎石朝他迎面而来,嘉德罗斯声音也随之响起。

      “遗言说够了吗?虫子”

我想更新了。

评论更文,没评论我就去脑补雷嘉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论你是朵花

-私设花梗


-ky禁止


-是嘉德罗斯的另一个版本背景在那个花梗评论











―嘉德罗斯


   你是神所看中的花种,被神亲手载种在圣坛中央,也是圣光最集中的地方。


   百年的沐浴圣光使你成为纯种中最耀眼强大的花种。


   在你成熟那时,神在众目睽睽之下赋予你最高贵的称呼,你有了名字。


  『神之玫瑰』


    你并不兴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有的崇高只能属于你。这是你出生以来就明确知晓的事实。


    神的宠爱,于你来说并不是好事。


    圣坛中央,被无数纯种向往的圣地,实际不过是肮脏无尽深渊的中心。


    你被命令驻守这里,一面扬起下颔蔑视于你而已是为蝼蚁的纯种,一面终日听着来自深渊的哀嚎受着它无尽哀怨凝形的狂风。


   你厌恶深渊的黑暗笼罩覆盖你的根茎,竭力远离。却被神强制按下。


   往日温柔的动作显得粗暴,你措不及妨的跌落在昏暗中。


   透过神清澈平和的你看见了你的神情。


   迷茫,无措。


   软弱的表现,滔天愤怒摧毁你理智之弦。你忍耐的看着神离开,将怒火全部抛入深渊,激起更大的哀嚎。


   “混账!!!!!!!”


   狂风掀起震浪,击碎周身精致的装饰。


   你愤怒神的制止,他将你创造。却只是为了抑制深渊的扩散侵蚀他的统治。


   你感觉心中旋转的金色花种正在缓缓黯淡,这是枯萎的前兆。


   神将你创造,却忘了教你怎么调节自身的怨恨。他过于自信,自信他的圣光。


    蠢货。


    你金色的花瓣渐渐变暗,深渊缓缓笼罩了你。


     无力阻拦,往日高傲强大的神之玫瑰只能无力的跌入深渊,将要成为那些哀嚎的一部分。


     你竭力张开耀眼的花瓣,金色的光芒闪耀整个深渊。


    在深渊中央,并非白骨累累你看见了无数锁链,延伸,缠绕着一个人。


   他拥有同你花瓣同色的瞳眸,发色,雕刻完美的身形与容颜透露着少许稚嫩。


    只是一眼你就认出了那人的身份。


   伪神,嘉德罗斯。


   你拥有人一切情绪,包括好奇心。


   你靠近伪神,贴近他的脸庞。


   措不及妨跌进鎏金的星目。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闪耀的玫瑰花,金色的花瓣雕刻完美散发着夺目金光,根茎上的尖刺显示着她的强大。


   是,神之玫瑰。


   嘉德罗斯伸出手紧紧握住你的根茎,随后自指尖流下鲜红疼痛如同连锁反应传播全身,即便如此他也只是固执的紧攥着你。


   你惊叫一声,努力舒展尖刺,金色光芒时闪时灭。你回击着这个无礼之徒。吸取他指尖的鲜红。


    无人能触碰神之玫瑰,即使,是那高高在上的神。


    我将与你共生。


    你听见了嘉德罗斯与你同样的心声。


    似乎打破禁锢,无数陌生的片段喷涌。


    你看见了一个金色的高大身影,他背对着你。


     你看见他笨拙的拿起精致的喷壶将清晨露水细细均匀的喷洒在你瓣叶上。



     你看见他第一次见面时踩住你头颅的无礼。


     看见他沐浴着圣光,侧躺在你身旁。


     看见他带着与平时不符的别扭闭上眼睛,轻柔的吻在了你的花瓣。


     看见他的身躯被神狠狠的砸下,埋下了深渊。


     看见……


     嘉德罗斯感觉身上阵阵的剧痛开始消散,神之玫瑰收敛了尖刺。


      嘉德罗斯感觉了玫瑰的缠绕上了他的身躯,花瓣攀上他的肩骨深埋在他身躯里。


     神之玫瑰第一次笨拙的


     想要拥抱她的爱人


     在他们重逢之后


【凹凸世界乙女向】论你是朵花(?)

―私设花种梗

―可刀可甜内有嘉德罗斯

―ky禁止

―这文f4是肯定有的,如果还有想看的人物可以留言我会考虑。食用愉快,设定在评论区鸭。

―嘉德罗斯

  与神抗争是什么下场?

  你很快便知道了。

  往日温和轻柔的圣光成为利剑将你钉在焦黑的土地,你几乎无力再去查看伤势。

  金色的血液汇成细流,过度的脆弱迫使你撤去维持身形的力量。恢复成最初的模样。

  一朵金色黯淡的玫瑰。

  神怜悯的神情刺穿嘉德罗斯的理智,他几乎是颤抖的捧起黯淡的玫瑰将你拥在了胸口。

  他的腿骨在方才的进攻中被神直接击中,现在已经濒临碎裂。紧握大罗神通棍的手指早已被冲击造成了不同程度的骨裂。

  你无力的舒展了金色的花瓣,想要安慰接近崩溃的伪神,却什么也做不了。

   【神之玫瑰】

  神的声音传了过来,强大的威压甚至迫使伪神的身躯直直跪向地面,嘉德罗斯只能堪堪竖起大罗神通棍支撑自己,神通棍深深砌入地面掀起阵阵蛛裂。

    “啊啊啊啊啊!!!”

    嘉德罗斯攥着棍体的手背青筋暴起,他紧咬着牙槽强忍着蚀骨的疼痛。

  【嘉德罗斯】

   伪神鎏金的瞳目直视那浮空的身影,自头顶流下的血痕几乎遮挡了他的视线,几番攥紧手中的大罗神通棍,却被压迫的动弹不得。

   真狼狈啊,嘉德罗斯。

   你瘫在嘉德罗斯手心,想着。

   不该这样的啊,嘉德罗斯,你不应该这样的……

  酸涩涌上你的神经,你强撑着化为人形。尖锐尖刺仍然残留在你的手臂,你竭力收敛着它们。

  往日守护的利剑,成了拥抱恋人的障碍。

  你阖上眼睑,无色流水自双眼涌出。

  很疼啊,这样收敛尖刺。

  但是啊。

  你伸出光洁的手臂将伪神的头颅埋进你的胸膛,下颔轻放在金丝上。

   但是啊,最难受的是你吧。

   嘉德罗斯。

   神之玫瑰背叛了神,拥护了伪神。

   他们相爱了。

   却输在了前进的第一步。

   没关系啊,嘉德罗斯。

   你嘴角缓缓勾起一个弧度,感受着伪神艰难的回抱。

    神的力量形成巨大阴影降下,笼罩着相拥的你们。

    你笑着将嘉德罗斯拥的更紧。

    “没关系的,嘉德罗斯”

    beng――

  【神之玫瑰】

  【陨落】










“……渣渣,没死吧”

“没有哦,我的殿下”

玫瑰金色的光芒环绕着伪神倾跪的身躯。

“我将与你共生”

神之玫瑰

神赐之力

共生

“我们赢了啊”

【凹凸世界乙女向】异色双生花(一)

―原著走向

―ky禁止

―女主有双人格(主人格是妹妹,副人格是姐姐)

―内含雷(交往中)/嘉(好感初生)

―洁癖党请叉

―给心尖尖的园丁小姐 @素秋有女,名唤薇生

  

    〖可是你已经很久没出来了呢,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哦。这次要玩的开心点啊,毕竟时间可不短呢】

   “我听到了犹豫哦――我亲爱的姐姐”

    “犹豫什么?”身后惊起的声音炸断你的思绪,转身,发丝牵起一阵破空惊弧。海盗深邃的瞳目直撞入你的心房,因特意侧首故仍在视线内的白巾双带随风翻飞。现在那描绘完美的眉峰因为你炙热的眼神微有拢起之意。

   

     这是不愉的信号!

     你一个激灵立即收好翩飞的思绪,双手捧脸倾斜身子直直的怼到离雷狮一寸处。

     他也没动,就这样望着你,眉梢轻挑似乎是要求对你突如其来动作要个解释。

     然后你就解释了。

     “雷狮大人不瞒您说,我刚刚在想您”

     “哦?”

 

     “想您穿着西服娶我的样子!!”

     雷狮嗤笑着打碎了你的幻想,显然对你总是语出惊言产生了免疫,只有卡米尔一如既往的朝你望了过来,又被你望了回去。

     看着卡米尔视线回到积分榜上,你再次对雷狮念叨着千篇一律的话语。

     “啊,大人我觉得自己好惨”

     “怎么?雷狮海盗团亏待你了不成”

     “不,我觉得我好不容易在适婚的年龄找到的正确的人,而我的黑马王子却是个性冷淡。恋爱到现在我甚至连一个心动牵手都没有,连亲亲抱抱都妄想不起来。我真的太惨了。”

     “……”

     “……”

     “噗!咳咳咳。抱歉雷狮老大”

     你看着沉默的雷狮,又望望再次朝你投以目光的卡米尔和捂着肚子憋笑辛苦对雷狮道歉的帕洛斯一脸茫然。

    我说的不对吗:-D?

    前方佩利张扬的笑声刺穿你的耳膜,地崩的余波甚至波及到了你们所站的岩面上,雷狮收回了目光看着佩利所在的方向握着雷神之锤一跃而起。

    雷霆的光芒顿时包裹了你的全身,刺眼的光束迫使你眯起眼睛,抬起手臂格挡溅起的碎石。

    片刻,你睁开眼睛,拍去身上的浮尘。蹦蹦跳跳的朝岩下望去。果不其然,高级魔兽在雷狮身旁化成一道道代码变成了积分榜上的数据。

     那边佩利还在吵嚷着说他自己本来可以解决,帕洛斯笑着安抚着他。

     你看着雷狮将战锤自手心旋转几周落回原点,朝你的位置侧目。

     一箭穿心。

     你挡在卡米尔身前直直扑向雷狮,被他单手接住。

     “啊啊啊啊雷狮大人你太帅了!你胜利的背影我能吹一辈子!请让我一直跟着你吧!!”

     你紧贴的胸膛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

     雷狮在笑。

     他没有理会你的狂热发言,看着卡米尔他们跟上后就松开环抱着你的手。先一步走向大厅方向了。

     丹尼尔有事宣布。

     你开心的跟了上去,然后在看到大厅中明显的真空地带中的明黄身影后顿住了脚步,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谁?????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怎么会这么听话的专门回来听演讲(?)?!?

    【他今天的狩猎也结束了,这个时间是要吃晚饭】

      脑海中突生的话语为你解答了疑惑,你借着周围人的身影用余光看着嘉德罗斯如“你”所言走向用餐区这才吐出一口浊气。

     嘀咕着回应方才的声音。

     “知道的还真多”

     “你说什么?”

     “哦,我说嘉德罗斯好像又胖了”

     你甚至未带思考从善如流的编出理由回应了回去,话落。才回神你说了什么。

     大厅静的可怕,那明黄的身影也顿住了脚步。伪神金色的瞳目朝你望了过来,你不由的退后一步。嘉德罗斯的身影似乎欲有转身之意,目光却在触及到你身旁时停下,随后冷哼一声收回视线一言不发的走入了用餐区。

     好的,危险接触――紧绷的神经微微松懈。嘉德罗斯应该没认出“我”才对。还好还好。

     “你认识嘉德罗斯?”雷狮看着你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开口似不经意问到。

    还沉浸在嘉德罗斯那意味不明的一眼中的你胡乱的摇了摇头,错过了雷狮瞳眸闪过的意味深长。

    之后你又跟着雷狮听了丹尼尔说的新的规则,无趣的打着哈欠。已经掌握完全规则的雷狮海盗团用过了晚饭,在夜幕下。一天的狩猎也拉下了帷幕。

    过了几天大差不差的日子后,你告诉雷狮想要取得单独行动的准许。理由是要去找有经验的人士讨论一下如何扑倒他(?)意外的。雷狮答应了。

    于是你欢天喜地的抱着他来了个深吻。

    以上是你的幻想。

    实际是雷狮答应了,直接将你留在了原地带着雷狮海盗团去刷boss了。

    哦,雷狮:-)

    你收起无处发泄的怨念,闭上了眼睛。

    不过片刻“你”又睁开了眼。

    好像审视的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双目一白,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再次从房间出来的“你”运起元力绕开雷狮他们所在的狩猎场,径直朝着一座烈焰火山跑去。

    赤焰山。

    嘉德罗斯环抱神通棍,将半边脸埋入围巾,盘腿看着眼前沸腾的岩浆。想着之前在凹凸大厅见到的人。

    一样的面貌,啧。双胞胎吗?

    嘉德罗斯阖起双目回想起当时雷狮似乎是若有若无袒护的举动。碾眉,大罗神通棍后扫在赤红的岩石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哇!!嘉德罗斯大人别打是我啊!!”

    “你”拍着狂跳的心脏,看着眼前离你不到半寸的沟壑再次感叹伪神的破坏力之强。

   嘉德罗斯恩赐的给了“你”一个眼神,“你”立即屁颠屁颠的无比乖巧走到他的身侧同他一样盘腿坐了下来,端正态度直视着嘉德罗斯的侧颜。

   “嘉德罗斯大人你是有什么想问我吗?”

   嘉德罗斯将他的下巴从围巾中抬走,嘴角似乎是勾起了弧度,形状完美饱满的双唇开启。

   “你知道些什么?渣渣――”

    好的,我是渣渣,刚刚那个询问的眼神是我的错觉,大人您无所不知jbg

   嘉德罗斯似乎意识到自己措辞似乎偏离本来的目的,不耐的站起了身。

    “你”的目光一路随同直到那大罗神通棍直直的对准了你的面门。

     随后“你”听到了伪神的声音。

     “喂,渣渣。昨天在凹凸大厅看到的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原本以为秘密被发现了的“你”:“啊?”

     意识到错误的“你”慌忙接应道。

     “对对对那个,那个是我妹妹!她和我是双胞胎”

     嘉德罗斯看着“你”身上的衣服,还是第一次和他见面的那身,一直没变。

     果然,双胞胎吗。

     

【雷x你】对于那些年我们还纯真的青梅竹马

是安抚 生生写的@素秋有女,名唤薇生抱抱生生,第一次写乙女,粗糙见谅。

雷x你

—大概很甜?

—竹马雷x青梅你

  你是凹凸学校一个非常平凡的女孩,哦,也许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你有一个竹马是全校第四——雷狮。

  你和雷狮的关系,说好也没有多好,至少雷狮从未和你表现出什么太多的暧昧举动,像极了普普通通的青梅竹马那样,除了每天一起上下学和总是在同一班级,你和雷狮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拿出来评判的事情。但是要说你们关系不好,你细想了一下。

  你进入学校的第一次逃课是雷狮怂恿的,你每次的作业是借雷狮的补完的,你的理论课程是靠雷狮的指导提上去的,你的实战课是雷狮一拳一脚的打出来的……

  细数下来,你都要给雷狮跪下了。

  狮哥你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小的上刀山下火海都无法偿还您的大恩大德jbg.

   不过每当你肩背着装满了无数少女稚嫩美好的期盼的情书时,你是愤怒的。

  好重,劳资纤细羸弱的身躯受不了这种委屈。哦凑,雷狮你就是个祸害人间的妖孽!

  你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将名为雷狮的小人扎了个透心凉,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将情书交到了雷狮手里。

  “哦?这是?” 雷狮拿起其中一封粉嫩的信封,打开只看了一眼便扔进了垃圾桶里。

  转而对着正在床上敲打肩骨放松的你说道:“以后别拿这种无聊的东西给我,浪费时间。” 说完就插上耳机阖目养神了。

  你:???md劳资这么辛苦的背回来你连看都没看就全扔了!?

  你看着塞满垃圾桶的粉嫩默默在本子上给雷狮又记上了一笔。

  雷狮总是嘲讽你迟钝,然而你并没有这种感觉,自认为成绩良好的你虽说比不上雷狮那般即使逃课也能稳坐年级前十的妖孽,但也是老师长挂嘴边的好学生。

  当有一次成绩发下来时,你拿着卷子朝雷狮所在的方向挺了挺胸膛眼神示意他看你手中竖起的卷子,雷狮顺着你的暗示看去随后你就看见雷狮似乎是挑了下眉头就撇过头去,认真听课了。

  你:???剧本不是这样写的,雷狮你都不夸夸我吗???

  你怨念的看着雷狮的侧影,不满的嘀咕了几句也认真听课了。

  当然也没听进去orz

  都怪雷狮!你愤愤的收拾着书桌将作业统一装好后猛的砸在了书桌上。

  决定了,不能在这么懦弱下去!一定要给雷狮看看我也是有脾气的人!

  这么想着你径直背上书包,故意绕过你和雷狮通常约定的道路,走了一条小道回家去了。

  最初反抗的兴奋淡去,你渐渐的开始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如果雷狮知道我没有等他故意绕开大道把他独自抛下那么久回到家,那我就!!!思即如此你心中警铃大作,抄上鞋子就往学校冲。

  老天保佑,狮哥千万不要和我错开啊!保佑我!你不由加快了脚步。

  不过老天可能并不眷顾只有必要时才信奉的信徒所以你跑了一路,都没有看到雷狮,以至于当你看着暗沉的天色时心中升起淡淡的绝望。

  完蛋了。

  天空似乎感受到你的低沉不一会也呜呼的刮起狂风,紧接着便是倾盆大雨,匆忙跑出来的你毫无悬念的被浇了一身。

  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肌肤上,头发被雨水打湿成独立的几缕,你抬臂环抱着自己突然感到一丝委屈。

  拖着沉重的步伐,你到了家门口,摸索着口袋,发现。

  钥匙……好像在屋里。

  无力的蹲坐靠在门上你将自己埋进腿间寻求一丝温暖不一会传出一阵抽泣声,正当你哭的伤心时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啧,你怎么湿成这样?”

  抬起湿漉漉的双目,看到熟悉的面孔,他身上仍是那标准的校服,领子却被故意松开几颗,你记得雷狮曾经说过他讨厌校服领子的紧致感。

  雷狮的眉头紧蹙似乎是对你沉默的不满还未等他再次开口你便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抱住了他,无尽的委屈像决堤之洪般涌现。

  “呜呜呜呜哇!!!你去哪里了呜呜呜呜我一直找不到你呜呜呜呜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呜呜呜不要我了……”

  你胡乱哭诉着将雷狮抱的更紧,雷狮似乎也没想到你的反应会如此巨大,愣了片刻便回抱住你。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今天去接卡米尔”

  听着雷狮的话你抽泣回忆着。

  好像……的确有这么回事来着。

  你僵硬的抬目,看见了被你遗忘的另一个身影,雷狮的堂弟,卡米尔。

  对不起,狮哥我又给你丢人了。

  雷狮似乎对你的记性也不抱有希望,拿出钥匙开了锁之后,放了热水给你,随后便和卡米尔谈起了事情。

  当你洗完澡出来时,雷狮他们的谈话刚好结束,他心情似乎不错,甚至顺手取过你手中的浴巾将你头发擦干,在看到你惊恐的眼神后又极快的将浴巾甩到了你脸上。

  雷狮“哦?手滑了”

  你“……”

  最后还是你自己擦干净了头发,当你将自己扔进柔软的被褥时你才有时间回想你今天对雷狮说的话。

  说了什么来着?

  “轰——!” 你感到脸皮温度腾升隐隐有灼烧之意,啪的一巴掌打在脸上清醒后默念着天灵灵地灵灵催眠着,睡着了。

  自从那晚丢了那么大的人后,你发现雷狮似乎对你的要求更是严格。

  实战课上不再留情,每一击都带着极重的力道,他再也没借过你作业每次都是看你写完作业才慢悠悠的将手里的啤酒易拉罐扔掉回房睡觉。

  当然,你还发现,雷狮收到的情书越来越少。

  当你借这个缘由嘲笑雷狮时只换来雷狮一个“哦”

  没有情趣的男人注孤生jbg.

  “雷狮为什么你最近总是在操场打篮球?”

  “ho?找点乐子罢了”

  “雷狮我最近收到了一封情书”

  “嗤,看来我们学校倒还真有不长眼的人” 

  “雷狮你会不会给我写情书啊”

  “我可不会吧时间浪费在那种东西上”

早已看透一切的卡米尔表示行不对口是追妻的一个致命缺点。

【雷嘉】论那些年海盗勾搭玫瑰的开端

雷嘉

—ky禁止

—原著走向

   嘉德罗斯和雷狮遇上了。

   对于嘉德罗斯来说,这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尽管他早就想找雷狮清偷袭的旧账,但是他讨厌这偷袭了他的老鼠,如果“不幸”遇见了,嘉德罗斯认为一棍子赏给这个卑鄙龌龊的虫子就算了结了。

   他并不认为趁着修复大罗神通棍间隙来偷袭的并且失败了的雷狮有什么过人之处。

   当然如果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

   嘉德罗斯蓄力扭动手腕,被牢牢铐在他腕上的修长手指紧锁,顺着手臂望去是海盗幽深的絳紫双眸,宣扬的双带头巾顺着狂风翻转时而打在主人宽阔的臂膀上,为海盗添上一丝不羁。

   不过在嘉德罗斯看来,这个虫子不仅先前将他打入岩浆,现在还胆敢仗着休赛间隙不能随意攻击的防护罩来再次偷袭他,简直就是……!?

   一只卑鄙龌龊的肮脏水沟的老鼠?!

   殊不知被视作老鼠的雷狮看着眼前人因怒火而格外着眼的鎏金瞳眸发出一丝意味不明的轻笑。

   “ho——?让我看看我手上的这,不是鼎鼎大名的嘉德罗斯吗。”

   雷狮扣紧嘉德罗斯的下颚将距离拉进,仿佛未看出嘉德罗斯眼里印出的怒火,雷狮并不温柔的将人的脸颊在手心里翻转了一阵,带着许明显的讽刺。

   “怎么?你还有什么遗言吗?”雷狮看着嘉德罗斯泛起金色元力代码的双手又是狠狠一扣,毫不怜惜的将那颇为纤细的手腕撞向人身后的墙壁,溅起一阵阵裂纹。

   虽说休战期间有这防护罩,但是不排除这东西的承受能力在嘉德罗斯力量之下的可能。

   毕竟……这可是伪神。

   即使暂时拔去了獠牙,压制了跟从让他孤立无援,但是雷狮不得不承认,嘉德罗斯的力量固然是强大的,那是无任何依傍的强大。

   和雷狮海盗团的团体不一样,雷狮可不认为嘉德罗斯会在意什么“团队合作”所以想要牵制住那两个跟从,无疑是轻而易举的。

   就像上次在火焰山一样轻松。

   只不过这次,你可不会再有那么好运了,嘉德罗斯。

   雷狮唇角勾起一丝轻笑,防护罩的一个缺点就是当害人者与被害者离得太近时无法快速隔开并保护被害者,而雷狮就是要在这极快的时间内,一击解决掉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被雷狮利用间隙麻痹了身体,刚才那挣扎几乎算是他调动了余剩能用的所有气力,所以他现在算是铁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不过嘉德罗斯并不害怕,准确的说,他到现在还是认为雷狮是个卑鄙的老鼠,哦不,现在是有点脑子的老鼠,所以他完全不认为雷狮能够干掉他,即使那白套的手指已经掐上了他的脖颈并且正在缓缓收力。

   嘉德罗斯的鎏金瞳眸对着雷狮的绛紫双目,异色的瞳眸里都掺杂着对对方的讽刺和鄙夷,还有不知所谓的……志在必得。

   变故突生。

   就当雷狮看着嘉德罗斯白皙的面颊变得涨红身体因为脖颈上缠绕的雷霆开始颤抖时他听到了来自身后墙壁的崩塌声,极快的一个重物随即砸上他的后背。

    “老大?!”

    “大哥!!”

    “雷狮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嘉德罗斯大人!”

   几声不同的呼喊自雷狮身后传来但也没能挽救什么。

   极重的力道迫使雷狮松懈了力道并且直直撞上了嘉德罗斯。

  的唇。

   鸦雀无声,四周的喧嚣好像一下子被按上了暂停键,静的可怕。

   没等雷狮回神嘴上便传来一阵刺痛,血腥味也随之蔓延至他的口腔。

   他看着面前嘉德罗斯瞠大的眼眸第一次觉得有些迷茫。

   他刚刚好像是快要拿下嘉德罗斯来着,然后被撞了一下,结果他……

   撞上了嘉德罗斯的嘴?!

   没等雷狮细想,他只感觉自己胸前的衣带传来巨大的揪扯力随后他的脊背便穿透了几座岩壁最后在一个比较结实的岩石上砸下了一个人形大洞方才停下。

   “你这个卑鄙的虫子?!”

   极大的愤怒冲击着嘉德罗斯的理智,他强行支起麻痹的身躯金色元力从他体内翻涌而出巨型的大罗神通棍在他手中凝出没有半点犹豫的砸在了雷狮的位置。

   此后雷狮怎么样了嘉德罗斯不得而知,他也不想知道雷狮的任何消息。

   他最好是死了,被大罗神通棍砸的粉碎的那种,嘉德罗斯愤恨的想。

   不过他没能如愿,雷狮活的好好的,而且有些过于滋润,因为嘉德罗斯发现,自己见到雷狮的次数,好像太过频繁了。

雷狮:哟,嘉德罗斯,咱们又见面了。

嘉德罗斯:怎么又是你这恶心的虫子?!